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香港彩宝典典 >

劳荣枝案一审将于9月9日再次开庭 被告人此前否认故意杀人指控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21-12-08 点击数:

  红星新闻记者从江西省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处获悉,备受关注的劳荣枝涉嫌故意杀人、绑架、抢劫等罪一案将于9月9日上午9点再次开庭,法院已将开庭公告张贴在法院门口的公示栏。

  合肥被害人小木匠陆某的妻子朱大红的法援律师刘静洁告诉红星新闻,她已收到法院再次开庭的通知,并将开庭消息告知朱大红。朱大红得知开庭消息后,准备请假前往南昌参加庭审,希望法院能严惩劳荣枝,判处劳荣枝死刑。

  劳荣枝的二哥劳先生得知劳荣枝一案将要开庭后,表示家属一定会前往南昌,将希望能见到劳荣枝,希望法院能走正常的法律程序,劳先生认为劳荣枝系被法子英胁迫,并一直希望家属能委托律师代理劳荣枝一案。

  据2020年12月22日南昌中院发布消息,被告人劳荣枝涉嫌犯故意杀人、绑架、抢劫等罪一案经过2天的公开开庭审理,至12月22日17时36分庭审结束,法庭宣布休庭,将另行择期宣判。

  在庭审中,南昌市检察院指控被告人劳荣枝涉四起犯罪事实,分别是:在江西省南昌市、浙江省温州市、江苏省常州市、安徽省合肥市与法子英(另案处理)共同实施故意杀人、绑架及抢劫犯罪。其中在江苏省常州市的犯罪事实为检察机关在介入侦查引导取证阶段发现的原侦查机关未认定的犯罪事实。

  南昌市检察院公诉意见书认为,被告人劳荣枝为系列犯罪主犯,犯罪手段极其残忍,犯罪后果极其严重,社会危害性极大,其主观恶性极深,应当承担故意杀人罪、绑架罪、抢劫罪相应刑事责任。

  对检察机关指控的事实,劳荣枝及其辩护人对所涉抢劫、绑架罪的犯罪事实未作过多辩解,但否认致被害人死亡的情节,否认检察机关故意杀人的指控。

  劳荣枝辩解称,“是受法子英胁迫,一直想分手没有分成,害怕他报复我的家人”“当年我21岁,还不满22岁”“一时糊涂”等。

  红星新闻记者在第一次开庭期间全程旁听此案,2020年12月22日,前来参与庭审的被害人之一熊某的弟弟熊先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这些年来熊某一家的惨遭杀害对其家人伤害巨大,希望法院能判处劳荣枝死刑。

  劳荣枝涉嫌故意杀人、绑架、抢劫罪案一审庭审结束,将另行择期宣判。劳荣枝在庭审中称,自己在外逃亡时和别人相处很好;她在厦门的一段时间一直和一名男性住在一起,男方也不让她工作;她被抓前的男友也是她的老板,她每天到男友的钟表店上班。劳荣枝称她逃亡的20年来,除了炒股、辨别方向不对,从来没有做过错事。

  经过两天的公开开庭审理,备受关注的劳荣枝涉嫌故意杀人、绑架、抢劫罪一案于12月22日下午在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庭审结束,法院宣布休庭,将另行择期宣判。

  红星新闻记者全程旁听此案,在该案刑事部分辩论期间,控辩双方均就劳荣枝是否犯故意杀人罪,其抢劫罪是否有致人死亡、入室抢劫的加重行为,绑架罪是否存在致人死亡的加重行为进行了辩论。

  22日,前来参与庭审的被害人之一熊某的弟弟熊先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自己是看到新闻后才知道劳荣枝落网且案件会公开审理,这些年来熊某一家的惨遭杀害对其家人伤害巨大,希望法院能判处劳荣枝死刑。

  在22日下午的庭审过程中,法院调查阶段结束,进入了法庭辩论阶段。检方指控,劳荣枝伙同其男友连续实施犯罪,犯罪事实清楚,四起案件均由两人共同实施,两人均系主犯,作案分工明确,两人共同商议作案对象、地点等,且常州案证人刘华证言直接印证,两人实施犯罪时,均对被害人进行死亡威胁。

  检方指出,劳荣枝在被审时说“杀人的事情主要是法子英干的”、“我们只是分工”、“点一把火烧了”等言论,均反应劳荣枝有明显的犯罪故意,每次犯罪后,劳荣枝都携带谋取的巨额财富独自先行潜逃,这证明劳荣枝有无数次逃离的机会,劳荣枝称其被法子英胁迫的辩解不合常理,所得非法财产也是由两人共同挥霍。

  检方还指出,劳荣枝的多项辩解不成立,她一边说法子英逼她做饭洗衣服,一边又说法子英会给她洗衣做饭;一边说自己不用靠抢劫能工作和生活,一边与法子英共同生活三年共同犯罪;一边称自己和法子英心照不宣,一边又说不知道法子英杀人;一边说自己同情弱者,不会捆绑女性,一边又在温州案中说只关心法子英不担心其他两人;一边在作案时积极销毁指纹证据,一边又说自己是被胁迫不屑于犯罪;一边说自己从来不会说谎,一边在四起案件中和逃亡生活中欺骗他人。

  在1996年南昌案中,劳荣枝辩解自己离开时熊某还活着,熊某的死亡时间是下午且被分尸,分尸的时间很长,在时间上劳荣枝有可能在场。劳荣枝供述中称自己提出剪电话线和纵火,与她不屑于犯罪的辩解,检方认为不合常理。

  检方综合分析了劳荣枝在合肥案中的犯罪行为。劳荣枝供述她明知法子英说要杀一个给殷某看,劳荣枝还是去购买了旧冰箱,和法子英一起挪动装有成块尸体的陆某;法子英落网后,在1999年7月24日第一份供述中编造了一个故事,直到4天后房东在出租屋发现尸体报案,给劳荣枝4天的逃亡时间;法子英3次交待劳荣枝杀掉殷某与劳荣枝供述一致,以及劳荣枝亲笔写下的“他的同伙会让我比刚才那个人死得还快”的字条,证明劳荣枝主观恶性极大;法子英在被审讯回避是否杀害殷某以及殷某被勒死的死亡方式,不符合法子英的杀人方式更符合女性的犯罪手段。多项证据证明劳荣枝和法子英均系主犯,殷某被劳荣枝杀害,应予以认定劳荣枝犯故意杀人罪。

  检方认为,劳荣枝伙同法子英实施多起犯罪,致人死亡,应认定其犯有抢劫罪、且具有致人死亡、入室抢劫的加重行为;犯绑架罪且存在致人死亡的加重行为;而在合肥案中,劳荣枝犯故意杀人罪、绑架罪。劳荣枝犯罪的后果极其严重、主观恶意极强、社会危害性极大;劳荣枝受过良好的教育,她没有抵御诱惑、希望通过捷径获得大量财富,应对自己的行为承担一定的责任,数罪并罚,应予以严惩。

  庭审中,合肥案被害人陆某妻子朱大红要求严惩犯罪,对劳荣枝从重处罚,并要求劳荣枝赔偿丧葬费、生活费等共计134余万元。

  朱大红的法律援助律师刘静洁指出,劳荣枝伙同法子英犯罪导致陆某死亡,法子英伏法后陆某的家属未获得一分赔偿。陆某的去世后意味着家中的顶梁柱也塌了,陆家一度陷入绝境。

  刘静洁认为,劳荣枝有强大的意识和非凡的表演才能,以其柔弱的表现欺骗所有人,劳荣枝在法庭里声泪俱下说自己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但当她养着狗,学钢琴、画画时,未曾想到在贫困中挣扎的朱大红及其家人。且目前劳荣枝能赔偿的只有她被抓前的3万元积蓄,希望劳荣枝能拿出更多赔偿。

  劳荣枝表示她尽其所能赔偿,但她的赔偿能力有限。劳荣枝的辩护人则认为,陆某由法子英杀害,劳荣枝没有直接参与杀人,与陆某的死没有直接因果关系,不应承担责任;即使法院认定陆某的死劳荣枝也有一定责任,原告提出的医疗费、交通费等没有实际发生,应只承担丧葬费和与丧葬费有关的费用。

  对于该起案件中另一名死者殷某,劳荣枝称对方是合肥坐台后第一个联系她的,不是她物色的对象,她知道殷某没有多少钱,“如果由我实施、策划,我会选择老板,不会找殷某。”

  劳荣枝的辩护律师认为,检方指控的部分事实存在瑕疵,缺乏相关证据的佐证;在合肥案中,劳荣枝未承认购买冰箱,她在此案件中只存在绑架行为,且法子英案合肥法院的两个判决均认定殷某系法子英所杀;其认可劳荣枝犯抢劫罪、绑架罪,但认为除被害人陆某以外,均是法子英在劳荣枝不知情的情况下将被害人杀害,劳荣枝的犯罪行为不具有致人死亡的加重情节;在量刑方面,劳荣枝有悔罪的表现,且愿意赔偿被害人的损失,希望法院能从轻处罚。

  在法庭辩论期间,面对检察院的指控,劳荣枝将声音提高了一些,“我不认可公诉人指控的故意杀人罪,抢劫罪、绑架罪我承认。”

  她再次强调自己是在法子英的胁迫下才参与作案,她也是受害者而不是得利者;她在和法子英生活期间被法子英控制、胁迫,导致多次堕胎,她36岁的时候确诊患有宫颈癌与死神擦肩而过、被打头骨凹陷等;非法所得财产也是由她暂时保管,在部分案件中只是配合法子英,且杀人的犯罪后果她均未预见。

  劳荣枝还称,自己在外逃亡时和别人相处很好;她在厦门的一段时间一直和一名男性住在一起,男方也不让她工作;她被抓前的男友也是她的老板,她每天到男友的钟表店上班。劳荣枝称她逃亡的20年来,除了炒股、辨别方向不对,从来没有做过错事。

  劳荣枝声泪俱下地拿着手稿进行最后陈述后,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布休庭,将另行择期宣判。